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话题作文 > 植物作文 > 正文

写槐树的作文四篇

  槐树名国槐,树型高大,其羽状复叶跟刺槐相似。花为淡黄色,可烹调食用,也可作中药或染料。下面是关于写槐树的作文四篇的内容,欢迎阅读

  槐树的作文1

  在我家的院子里,重者两棵槐树。一棵已经差不多枯死,但树枝还在。它的下面还有一棵略微比花草高的小槐树,正茁壮的成长

  爸爸妈妈一直反对这两棵树种在庭院里,因为这样遮挡住了其他植物,导致他们枯死,但是我却不大愿意,因为这两棵槐树包含着我对阿太(外婆的妈妈)的无限思念

  小的时候,我模模糊糊的的知道阿太是个面带微笑的人。他总是带我去公园去玩,他坐在凳子上,微笑的看着我跑来跑去。玩累了,我就坐在大槐树下的秋千上,阿太总会在后面帮忙推。荡够了,就躺在秋千后面的大凳子上,听阿太不厌其烦地讲那嫦娥奔月,讲那夸父追日。上自天庭玉帝,下至地狱阎王,听的我这个还是牙牙学语的小孩听得如醉如痴。

  一年四季,阿太都在槐树下给我讲故事。一次,我好奇的问阿太:“为什么能讲那么多故事呢?”阿太笑了笑,撸撸我的鼻子,抚抚我的头发。说:“孩子,你还小,不懂。等你长大了,多读书,成为祖国的栋梁,你就会明白了,或许你会也会像我一样。唉,阿太那个时候又没现在那么好,教育也是十分落后,这些故事也是我想方设法阅读的。孩儿啊,你可要好好读书呀!”从阿太的话里,我读懂了外婆对我的关照、期待,跟对自己的惋惜

  去年,阿太的癌症恶化了,但是他心中还是放不下我,对我仍旧无微不至。但是病还是不肯放过阿太,阿太在病倒后的第五天在槐树下的大凳子上,安然的睡着了。

  回家了,我把那棵久经风雨、千苍百孔的槐树移植到了庭院里。过了几天,老槐树也快枯死了。但是我惊喜的发现,在老槐树的下面,又新长出了一颗小槐树。那翠绿的叶子好像我一般,说:“阿太!我长大了!明白道理了!”天空中似乎也有回音:“好,这正是我对你的期望加油,你一定能成为祖国的栋梁的!我相信你!!!”

  槐树的作文2

  我的童年与那棵老槐树有着一种莫名的羁绊。

  但是,真要说说这棵老槐树,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甚至与其他槐树比起来,它还没有那么茂盛、平淡无奇,倘若一定要指出它的特别来,恐怕也只是比其他槐树粗壮些吧!

  但它即使是这样一棵平淡无奇、普通的老槐树,外公还是对它十分上心,总是在闲暇的时间,搬一张小矮凳,静静地坐着,嘴里叼着一支香烟,吞云吐雾,享受着老槐树给他带来的阴凉,格外惬意。与此同时,他用空洞、沧桑眼神反复的看着老槐树,叹了口气,像是在感慨着什么。

  “叽叽喳喳”,不知何时传来一阵鸟鸣,很是悦耳。外公先是紧皱眉头,显是一愣,随即又露出了一个笑脸,笑得像孩童一般灿烂,甚至还带着孩童般的惊喜。他没有说话,只是凝视着那只鸟,笑着,笑着……好像在怀念着什么。

  老槐树后面的那一条小溪随着一阵微风,漾起了层层涟漪,就像小女孩儿被吹动的裙摆。澄澈的小溪里倒映着蔚蓝的天空。河边,一群孩童正玩着游戏,他们各个脸上都洋溢着天真、可爱的笑容阳光洒在他们的脸颊上,照得红彤彤的,美极了。外公望了望,便转回头,眼神中流淌的怀念怎么也掩饰不住。

  就这样,一棵老槐树,一张小矮凳,一位老人,一支香烟,一只鸟儿,一条小溪,一群孩童,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,风情万千。

  这时,我会趁着外公不注意,趴在他的背上,夺走他的香烟,可他却只是淡淡一笑,继续凝视着那棵老槐树,也就在那时,我对那棵老槐树产生了好奇,才去注意它。粗壮的枝干,并不茂盛的枝叶,并不高大的树身,构成了那一棵老槐树,那一棵平淡无奇的老槐树。

  时光流逝,老槐树与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羁绊,成为了我的朋友。当我受到委屈或者遭到责骂时,我会来到树旁,感受着它带给我的阴凉跟力量,将我心中所想都告诉它,它会做一个很好的倾听者。对我而言,那棵老槐树就是一位能令我倾诉衷肠的听众,仅此而已。

  不知经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,老槐树变了,变老了。我,也长大了,不再是那个曾经向它倾诉衷肠的孩子了。

  我抚摸着它干枯的树干,眼前又闪过外公复杂又沧桑的眼神。不知外公年少时是否也曾倚着那棵老槐树倾诉衷肠呢?

  想着想着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流年匆匆似水,将老槐树的身影留在了我的梦中,留在我那再也回不去的童年……

  槐树的作文3

  爷爷去世那天是农历的八月七。当晚,天气微凉,月光朦胧而又憔悴的弥散在槐树的四周。

  爷爷把正在伏案的我叫到床边:“鸿儿啊!”唉,我忙答道,俯下身去把耳朵贴近他的嘴,“我走了之后,等你父亲回来,务必叮嘱你父亲,咳!亲手插根槐树苗儿到我的坟上。”我望着因疾病折磨而两颊深陷的爷爷,一时麻木了双唇;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是不住地点头。“呼!”爷爷艰难的重躺回床上,闭上眼深深的喘了几口粗气,“好了,你去吧!”我默默的走回房,坐了下来。不一会儿,前厅传来了亲友的哭喊声。我望向窗外那棵两人粗槐树密密生长的苗,摇洒出一道银粉般闪闪的光,心里荒凉的如同一座硕大的空城。

  第二天,那苗儿中的一株被从千里之外赶来的父亲亲手插在了爷爷的坟上。离这不远的地方跟着另一座坟。听大人说,是曾爷爷的坟,同爷爷的坟一般似,也插着一株槐;只是要大上许多。

  那老槐树自爷爷出生种下,到了父亲呱呱落地时已有一人粗,年年开花;香过父亲读书的学堂,香过母亲新婚的洞房,香到我穿着开档裤躲在她身后玩耍,香到这年这月,我伏案读书的书房……

  常听父亲讲起曾爷爷与爷爷的故事。讲起曾爷爷是怎么替奶奶摆的酒席,讲起了爷爷怎么用槐树苗换钱盖的后屋。每个故事里,都有着屋前老槐树的身影。

  讲到我起时,会带上动作描绘自己当初是怎么背着曾爷爷到房檐上偷槐花做糕吃。仿佛是个习惯,爷爷偷过曾爷爷的槐花糕,父亲偷过爷爷的槐花糕;我呢,虽犯不上偷槐花糕;却也清晰的记得幼时流着口水,在槐树下等槐花开的馋样。至今,我的梦里还常常飘过那带着甜腻的糯米香。

  从曾爷爷一代至今,我家都不富裕,留传至今的只有这残破的老宅跟这一棵经久伫立的老槐树。

  但是我们从未感到贫穷。我们在老槐树下乘过的阴凉,在五月花开时做的花糕,是任何金钱都无法换来的回忆

  槐树的作文4

  小学学校里,有两颗古老的大槐树,也不知道他们年岁几何,只知他们见证着学校的成长,守护学生的童年。他们是良师,亦是益友

  第一次来到学校,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两棵大树。已经立了秋,而树的英姿却不输夏日。树干粗壮竖立,直直刺入天空。虬枝盘曲回旋,苍劲有力,像一支支强壮的大手,支起苍翠的华盖。绿色不减夏日,苍翠欲滴,却也略显沧桑。这样的绿,浓烈而深沉,更有一种成熟的风韵与豁达的风度。秋风过,掩藏在绿中的黄挣脱了树的臂膀。这样的槐树,浓郁却不臃肿,颇有潇洒淡然的大度。每个新生都驻足于此,满目崇敬的望着槐树。沙沙作响,像极了槐树的笑声,洒脱爽朗。每一年,两颗槐树作为学校的标志,迎接了一届又一届的新生。他们在每个人的注目礼中变的阅历丰富而成熟稳健,也为每个学生注入全新的思想。也不知是槐树感染到学校的校风,还是学校领会到槐树的教导,总之,槐树与学校相辅相成,凝聚成这个经典老校的独特神韵与气质。

  转眼已是冬天,北风愈发的肆虐无惧,像刻刀一样剜的人生疼。谁知这槐树怎么如此倔强,这周边的树已片甲不留,而两颗槐树依旧拼尽最后一点心血留住唯有的三五片叶子。参天的大树上挂着丁点大的几片叶子,突兀而醒目,像是在维护着冬天里唯有的一丝炙热的生命。树枝上,是厚重的雪,树枝下,是垂着的叶片。树叶在寒风中摇摇晃晃,但是不曾落下。当时那份莫名的震撼,直到懂事才明白,那是对生命的钦佩感动

  春天总来的突然而迅猛。一抬头,才猛然发现槐树已生出黄绿色的嫩叶,明媚色彩中连枝干也变的柔软。而这样的大树,正是鸟儿定居的好地方。无论是喜鹊还是麻雀,两颗槐树来者不拒。一只只小鸟飞来飞去,叼来一根根木棒。不一会儿,一个鸟窝便安置在大槐树上。两棵树上共八九个鸟窝,叽叽喳喳,真是百鸟齐鸣,好不热闹。每个小同学守在树下,为鸟儿的一声鸣叫或一次飞翔而欢愉不已。那是对生命原始的热爱欣赏,那是童年最生机勃勃的喜悦乐趣

  天气一天天燥热起来,而这夏日的槐树已是一派生机。树干愈发健劲,而树干绿的活力多情。绿色茂密丛生,不显一丝空虚与稀疏,郁郁葱葱。而最夺彩的,则是那夏初的槐花。槐花色白而形小,像一颗颗圆润的珍珠,别在树冠上。精小的花瓣,形状简单而更显素雅。朵朵小巧玲珑,不显累赘洁净雅致。一丛丛,一簇簇,凝在枝头,又给人丰实之感。香气不媚不娇,淡然而又沁人心脾。氤氲在鼻尖的香气,极轻极纯。它们点缀在枝间,浓绿与浅白的映衬,威严又不失活泼,厚重又不遗灵巧。风一吹,朵朵槐花缓缓落下,不一会,便有淡白的一层。放学的同学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到树下,却乱了起来。大家都想走到树下,踩一踩满地的落花,把脚步踏在夏天心跳上,嗅一嗅夏天的呼吸。又是一阵清风,槐花纷落满了孩子的头顶。静雅的槐花映衬着孩子们的笑靥,是夏天最灿烂的光线。落英缤纷。踏花而行。彼时童年。

  我熟悉每一朵花开的季节,我熟悉每一条叶脉的走向,我熟悉每一声鸟鸣的情谊。这是一份至深至纯的了解与依赖。那份与槐树的感情,就在最透明欢乐的童年里,定格成了最纯真记忆

  慢慢从时光中蜕变成熟,再没有同一份纯洁心情去读一棵或几棵树。我们还有花季雨季,却再没有一个可以复制的童年。而正是这两棵槐树,用他们对学校的忠诚维护,对学生的呵护关爱,对待生命的顽强坚韧,与孩子们的温情欢乐,撑起了我童年最广阔明亮的蓝天。